傍小款只爱陌生人,圣窖酒业联姻众兴菌业疑云_外汇110网_FX110外汇平台_外汇投诉举报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外汇110行情

外汇110行情

傍小款只爱陌生人,圣窖酒业联姻众兴菌业疑云

2021-07-05 19:59:33 236财经网
傍小款只爱陌生人,圣窖酒业联姻众兴菌业疑云即便圣窖酒业与众兴菌业交易告吹,圣窖酒业的声名与影响力已经站上新台阶,谁也拿不走。迅速蹿红的圣窖酒业让旁观者生出许多疑问。江苏商人刘见10年前在茅台镇投资设立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圣窖酒业),欲打造一个新的酱酒品牌,沿着
傍小款只爱陌生人,圣窖酒业联姻众兴菌业疑云
即便圣窖酒业与众兴菌业交易告吹,圣窖酒业的声名与影响力已经站上新台阶,谁也拿不走。迅速蹿红的圣窖酒业让旁观者生出许多疑问。

江苏商人刘见10年前在茅台镇投资设立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圣窖酒业),欲打造一个新的酱酒品牌,沿着酱酒产业链四处出击,从上游工厂一路布局到酒水交易平台;虽然左冲右突,圣窖酒业没能在茅台镇脱颖而出。

而过去一年,圣窖酒业突然走上了一条快速成名之路,先后传出与两家上市公司的联姻消息,让众兴菌业(002772.SZ)罕见实现六连板。

而且旁观者发现,即便圣窖酒业与众兴菌业交易告吹,圣窖酒业的声名与影响力已经站上新台阶,谁也拿不走。

迅速蹿红的圣窖酒业让旁观者生出许多疑问。

言之凿凿要去香港上市的圣窖酒业为什么改旗易帜投向A股怀抱?

圣窖酒业为什么选择与酒水毫不沾边的业外公司?

如果要找金主,为什么一再选择小盘子的A股上市公司?

雄心万丈,收入拮据

圣窖酒业官网的一段介绍透露了其愿景:公司隶属于中国新飞天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随集团公司在香港主板整体上市。

作为佐证,记者发现在2018年9月举行的“中渝酒交中心‘供应链平台’推介会暨圣窖股份2020上市说明会”上,有一段文字称:为了加快圣窖酒业的发展,中国新飞天酒业集团计划于2020年在香港主板上市。中国新飞天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2017年11月16日注册于香港的一家企业。

中国新飞天酒业集团董事长刘见,同时也是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记者查询爱企查发现,刘见作为高管、股东、法定代表人的相关公司有10余家,既有圣窖酒业这样的生产企业,也包括仁怀市皓辉收储有限公司和中渝国际酒业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等,贯穿了酒水产业链生产、收储、交易等上下游环节,这样的布局表明掌舵者野心勃勃,所图非小。

在圣窖酒业上海体验店里,陈列柜上有两句大字题词:让茅台酱酒走进平常人家,使老百姓喝得起健康好酒。

圣窖酒业有雄心,这也意味着需要大量的投资。

此前行业内曾估算,茅台产区1万吨酱酒的基建+生产储存需要的成本达30亿元。

刘见收购圣窖酒业后曾进行了4次增资,最大规模的一次是在2018年12月29日,将注册资本增加值14400万元,实收资本从600万元增加至14400万元,其中刘见以实物(酒类资产)认缴注册资本13730.50万元。

2018年12月21日上海仟一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刘见先生委托酒类资产实物出资项目评估报告》(沪仟一评报字(2018)第Z570号),确认股东刘见委估酒类资产的评估值为19465.18万元。

建酒厂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要把品牌打响需要各种营销,需要建渠道,花钱的项目一个接着一个。

全产业链布局意味着加速烧钱。

收入却并不给力。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6年,圣窖酒业的营业总收入为0.43万元、19.43万元、22万元、4.41万元,2017年开始选择不再公示。

根据园城黄金和众兴菌业公布的圣窖酒业的最新经营数据,2018年、2019年、2020年,圣窖酒业的营收分别为81.09万元、2833.12万元、5739.64万元。2021年一季度,圣窖酒业收入1575万元。

可以看到,2019年圣窖酒业的营收与2018年相比暴增30倍以上,这样的增速令人瞠目结舌。

即便业绩暴增,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圣窖酒业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仅为421.13万元和16.68万元。

根据联交所香港主板市场上市要求,对企业的盈利和收入规模有明确的最低门槛,而从已公布的圣窖酒业的收入情况看,要实现上市难度不小。

圣窖酒业缺钱并不是秘密,去年园城黄金披露收购预案时公告称:随着销售规模的扩大,标的公司(圣窖酒业,记者注)基酒存储、产能扩张、新品研发和营销网络拓展等业务领域都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目前标的公司的资金来源主要是银行贷款和自有资金,融资数额有限,融资渠道较为单一。

找个有钱人嫁了是圣窖酒业的现实选择。

只爱陌生人

飞天茅台酒和股票都一飞冲天后,酱酒日益升温,越来越多的业外资本开始关注酱酒企业,市场上不断传出酱酒企业被收购的消息,一张酱酒生产许可证甚至炒高至近2000万。

此前报道,圣窖酒业虽然没有脱颖而出,产能规模在茅台镇仍算中大型酒厂,在2021年初一份非官方的酱酒企业排名中,其位列茅台镇酒企第79名。

圣窖酒业要嫁人,并非没得挑,但是圣窖酒业的选择也令人大跌眼镜。去年曝光的园城黄金,主要从事金托管业务和贸易,与圣窖酒业的主营业务八竿子打不着,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最终无疾而终。

此次要收购圣窖酒业的众兴菌业,主营金针菇,虽然可以做白酒的下酒菜,但是研发、生产、销售彼此格格不入,难以产生合力。

而且,圣窖酒业前后两度牵手的对象都是A股小盘子公司。6月28日收市,即便创纪录实现六连板,众兴菌业市值只有57亿元;而去年欲收购圣窖酒业的园城黄金现在已变成“*ST园城”,市值只有10亿元出头。

A股数千家上市公司,比众兴菌业、*ST园城有钱的比比皆是。

圣窖酒业急于嫁给行业外上市公司而且是中小型上市公司的做法耐人寻味。

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告诉记者,圣窖股份连续出售的背后,或是所有人急于套现。现在茅台镇的酒企正进入高位套现的窗口期,特别是目前茅台镇的土地十分紧缺,资本又很活跃,很多茅台镇本地的酒企前期都有大量的基础设施投入,并且每年投粮酿造成本也是一项沉重的经济负担,高位变现或更现实。

一些分析人士对于众兴菌业收购一家如此规模的酱酒企业的前景并不看好。

虽然当下国内酱酒热不断升温,但从企业规模和品牌知名度上看,圣窖酒业在行业中并不算“头部”。

酱酒专家权图此前在行业论坛上表示,酱酒的发展模式会和浓香型接近,最终市场会走向集中化、品牌化。目前酱酒行业品牌已经形成“1+2+8+N”的阵容体系,三年后部分竞争性市场即将出现,品牌集中度已经出现,未来这一千家酱酒企业一定会减少到一百家,一百家主流的酱酒企业可能会到十家,品牌是酱酒下半场最大的竞争要素。没有能力做品牌的企业一定会在未来八到十年之内被淘汰掉。

而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也告诉记者,白酒行业目前在国内的格局基本固化,业外的中小型上市公司想通过跨界做好白酒业务,难度非常大,况且本身标的公司缺乏成长的空间。

在沈萌看来,或许圣窖酒业如此受欢迎或还有其他方面的可能性,如果是为了蹭经久不衰的白酒热度,在二级市场炒股价,或许还有机会;此外,也不排除炒作股价之外,还有一些借着收购进行的利益交易的可能性。

无论外界怎么看,众兴菌业颇有自知之明,明确了这桩交易如果成功,自己只是扮演金主的角色,其在公告中声称:根据计划,众兴菌业收购完成后将不再派去成熟的白酒行业人才(包括生产技术人员和销售人员等),只派出有关管理人员,整个生产经营将继续沿用圣窖酒业原有的生产团队和销售团队。业务整合方面,众兴菌业将一方面加强在业务体系、组织结构及管理流程等方面的整合,完全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规范运作;另一方面将加大对圣窖酒业的资金支持力度,确保其已经政府批准的扩产项目尽快实施完毕并投产。(完)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